可怜的狗狗

最近天气变得很冷,不管穿多少出去都没什么用,在外面站一会儿就会感觉冷空气要钻到骨头里一样。今天晚上参加完一个活动已经是九点多钟,想说Kaufland超市开到十点,那就顺路去买下东西。在Kaufland门口看到一只小狗狗蹲在那里。主人进去买东西,它只好在外面等。气温很低,它冷得一直在瑟瑟发抖,不得不时时站起来走动一下,看上去可怜极了,放大图片就能看到它的眼神是多么忧郁。 点击图片放大 买好东西出来已经是半个多小时过去,出门后看到它居然还蹲在那里,只是抖得更厉害了。 :nu: 当时就有一种解开锁链把它领回家的冲动。狗狗啊,你的主人不管你,来跟我回家吧 :high:

下雪了~~

周六,一觉睡到十二点半。醒来后坐在电脑前打电话,无意中向窗外瞥了一眼,才发现景色和昨天有点不一样。 二零零八年的第一场雪,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比去年更早一些 :) 点击图片放大   Edit: 转眼间又下起来了,发现侧边栏上的天气Widget更新得还挺快的。

机械与金属 ─ 昔日辉煌的残影

刚刚帮宿舍里清理垃圾,在垃圾点的一个角落里发现了个宝贝。 箱子不大,深绿色的二战时期的式样,看上去不起眼,但明显曾受到过细心照料,没有什么污痕裂缝。提手的金属部分生了锈,上面落满了尘土,不知道在这里躺了多少年了。想象一下,上百年历史的老宿舍,里面又住了一群懒到家的大学生,垃圾里发现史前生物的化石都是有可能的。 几个人谁都看不出来是装什么的,决定弄到一边打开看看。不会是一箱子手雷吧?我心里嘀咕。 掀了条缝,窥见排圆圆的棋子一样的东西摞在一起,也是深绿色。再打开点,喔,原来不是棋子,是键盘。 拿掉箱子上盖,整台打字机露出来。终于,被尘封了不知多少年后,它又重新见到了这个世界。

4月19日柏林记录 (多图)

这次我们柏林行动的主题是反对ZD, 反对媒体不实报道,支持北京奥运。 本来预计会有800人左右参加,但游行当天来了3000人左右。同学们全德各地赶向柏林。从鲁尔区到弗莱堡,从慕尼黑到德雷斯顿,这次事件将全德华人前所未有地团结在一起。

听说flickr被和谐掉了?

  中华人民共和国五十九年六月十二日,就是苹果公司为全世界苹果爱好者开WWDC大会的那一天,我独在Macx社区徘徊,遇见某君前来问我道,“狮子可曾为flickr写了一点什么没有?”我说“没有”。她就正告我,“狮子还是写一点罢;flickr先前就很善待先生拍的照片。”   这是我知道的,凡我所中意的网站,大概是因为往往有始无终之故罢,国内用户一向就甚为寥落,然而在这样的生活艰难中,毅然预定了我全部相册的就有她。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这虽然于死者毫不相干,但在生者,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倘使我能够相信真有所谓“网页快照”,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但是,现在,却只能如此而已。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六百三十万用户被封的图片,洋溢在我的周围,使我艰于呼吸视听,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修复图片,是必须在有时间之后的。而此后几个所谓政客官员的阴险的论调,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Http 404错误;以我的最多图片显示于互联网非人间,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贴图者的菲薄的祭品,奉献于逝者的灵前。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故障的路由,敢于正视被封的网站。   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脆弱敏感到这地步。况且始终包容的和谐的flickr君,更何至于无端在国门前喋血呢?   然而即日证明是事实了,作证的便是张张死掉的图片。还有一具,是维基百科的。而且又证明着这不但是过滤,简直是封锁,因为搜索引擎甚至屏蔽了有关的词。   但goverment就有令,说她们是“破坏国家安全”!   但接着就有流言,说她们是受人利用的。   维基,已使我目不忍视了;flickr,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苟活者在阉割的网络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牛博;真的大牛,将更奋然而前行。   呜呼,我说不出话,但以此记念flickr君。 不知道我的日志上的图片国内能否看到, 这里引用一个网上在和谐后正常引用flickr图片的方法;: 具体方法是这样的,先打开图片的页面,点上面的“All Sizes”按钮,会得到原始大小的图片,并在下面会出现一些HTML代码,然后在“Grab the photo URL”处复制出图片的URL地址,去掉地址中的farm1或farm2字符,得到一个以static开头的地址,这个地址就可以正常引用访问。       能看图片的前提是,之前不要访问Flickr网站或者以farm开头的Flickr地址,因此,如果是ADSL用户,需要断线重拨一下再访问,如果是局域网用户,那需要等待10分钟,然后才能访问。

狮子的不定期生活报告 06年11月8日

点击图片看大图 首先是今日的桌面 台湾的一个老电影 很喜欢这种感觉 近日天气晴好 气温稍低 但是7日晨起了大雾,声势甚是吓人 另外,今天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划破了手(为什么要说“又”呢?)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这张照片是大约2年前(04年12月3日)sigh… 无语中

风暴

白天还在抱怨这里的天气:Tuebingen入夏以来没有下过一场大雨。我的窗玻璃上春天粘的一层黄色花粉仍然顽固地赖在那里,没有被雨水冲刷掉。 今晚九点世界杯半决赛,法国对普尔图。我被外面阳台上阵阵尖叫声吸引过去,但是发现大家不是在看球:暮色中一大片乌云挟狂风闪电鸣雷快速从西面天空铺过来,人们正纷纷冲到阳台上观看这突如其来的风暴。不知道当时外面的风速是多少,但是我在6层楼的阳台上已经站不稳了,各种杂物纷纷被风卷起冲出阳台。几个刚刚在阳台上惬意吃烧烤的的洋鬼子此刻只知道站在那里大叫 “ Oh my God! " 烤炉中的炭火变成空中无数飞舞的火星呼啸着消失在风中 在已经黯淡下来的夜色中像是一场小型的星火雨。 天空中巨型闪电一个接一个爆炸,每一个都引起大面积的欢呼声。如此爽的天气怎能错过记录,我取出相机偷空拍了一张: 天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