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探[hoshi saga],大家一起来找星星

    推荐!   好玩又有一点难度的小游戏,看你能不能找出所有星星。       目前共有三集。每集6×6个关卡,每个关卡的任务都是找到隐藏起来的星星。最边上的隐藏关需要整排或列全部pass才会打开。每关寻找星星的方法都不同,极富创意,我玩到眼冒金星才通关的^^ 警告:这个小游戏上手很容易,上瘾也很容易。不相信? 那就点下面Start Game试试吧 XD

不定期音乐分享: Baba Yetu — 草原,兽群,还有那粑粑和野兔

[audio:BabaYetu.mp3] 点我下载 Baba Yetu, 游戏《文明IV》的主题曲, 作曲 Christoph Tin, 由斯坦福大学的”A Cappella” 团体演唱. Baba Yetu, 非洲Swahili土语, 意为”天父之歌”. 有意思的是, 从作曲家到演唱者都并非以Swahili为母语, 这丝毫没有影响歌曲的好听程度, 只是有一个会说Swahili的人抱怨歌词语法混乱让他看不太懂. Baba Yetu, 我的评语是”Great! ” 歌词是什么对我们来说没什么差别, 重要的是它好听啊 :)

Wingnuts 1 免费喽

Wingnuts 1, Mac上最经典的空战射击小游戏之一, 现在可以免费下载了。感谢开发商Freeverse公司。 Freeverse的下载页里还有Wingnuts2以及其他新游戏的Demo下载。 Wingnuts1 下载链接(46M) Wingnuts 1 图标    游戏截图

踩蝎英雄传

游戏《Diablo》同人小说 作者虎袭来   那穿绿裙的女孩在绿野中飞奔而来,踏过之处燃起一道火墙,她和已经变成丧尸的浪女擦身而过,浪女马上变为灰烬。    浪女是一名浪女,从小不喜欢束缚,追求自由自在的生活,她有很性感的嘴唇,她喜欢和男人在酒吧里喝酒,我曾经和她喝过一次。   后来,魔物又出现了,浪女加入了自卫队,她的箭射得很准。   很喜欢她射杀一只魔物后对男人一笑的样子,说不出的妩媚。   然后有一天,浪女跟另一个剑客去找魔物的本营的时候没有回来,那剑客杀死了一只怪物头目,捡回了几颗名贵的宝石,但浪女半路就死了。   我看见眼前这拿着长矛逼过来的丧尸时,我很快认出了她那因为尸毒而变得淡蓝的性感嘴唇,她全身是血,衣服也很破烂,破烂得也不失性感。   很多时候想,变成丧尸会是什么感觉呢?   她冲得很快,就象生前一样,到了我面前。   我望着她的脸,她本来那么野性的脸,现在也变得那么迷惘,那么无助,那么温柔。   我站定望着她,我是一个落魄潦倒生活困难天灾人祸的低级剑士,死了也不可怜,但我想抱住她。   浪女的第一枪没有刺中,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丧尸没有很严谨的思维。又或是因为她估计我会躲开,结果计算有误。   那个时候,我就看见了那远处飞奔过来的绿衣少女。   她用的是比较高级的魔法,她起码是个中级的魔法师。   浪女的长矛落在了地上,我想捡起来,绿衣少女叫道:“你不许动!那是我的!”   我的手伸到了一半,停住了,按照规矩,这长矛确实是她的战利品。   绿衣少女捡起了长矛,对照书看了一下,很快判断出这是普通的长矛,于是丢下道:   “现在好了,你可以随便拿走了。”   我拿起长矛,背在背上。   绿衣的少女很美丽,可惜就是少了点野性,我喜欢野性的女孩,绿衣少女太可爱,小时侯的梦中公主那类可爱,再加上公主的傲气,还有高级魔法师的自信。   她用看商店柜台里电子宠物的眼神看了我一下,然后道:“你好象身上带的东西不多,帮我背点吧?”   我问:“给我什么报酬?”   她遗憾地拿出一个绿色头盔给我——递给我之前还先自己戴了一下,那头盔太大,长了两根造型不怎么美观的角,而且有女孩最讨厌的猪的花纹,。确实不适合她的娇小身体,还有裙子。   她问:“你见过什么适合女孩带的头盔吗?戴了后好看的。”   我看着她摇摇头,浪女戴什么头盔都适合,即使戴了头盔,依然可以看出妩媚来。眼前这女孩不行,虽然她比浪女美丽。   绿衣女孩小心地问我:“要吗?”她的意思是问我要不要头盔,但在黑暗环境里长大的我马上联想到她问我要不要上床,尽管我知道她不是那意思,她看上去是个比较纯的女孩。   我点点头,接过头盔,女孩有点高兴,道:“那么你以后就跟着我三天,帮我背东西怎么样?”   我心想:三天。算什么,三十年都帮人背着东西过了。   于是她就把一堆东西交给我,叮嘱我:“遇上怪物,你就跟着我跑,我的火烧不着你的。   跑慢了死掉不关我事哦?”说着用力一拍我的背,碰的一声,我的便宜铁皮盔甲便凹进去一大块,不是她力气大,是这盔甲实在次。四个半月前忘了在什么地方用四十五块钱买回来的,委实是便宜得极意。   我们回到了镇上,自卫队的女头目向我们推销:“要不要上好的姑娘?450块就可以用三天。”   不知内情的人还以为她是妓院的老板,但其实她推销的是女保镖。不过女保镖有时候也会和雇主上床,全看她高不高兴,例如浪女,可惜我没有和她上过。   绿衣少女道:“走走走走,我一把火就能把你们全烧光。”   女头目的脸上有点凄然,走开了,她身后跟着几个瘦弱的女弓箭手。   相对而言,我扛东西也许比她们厉害,而且男孩一般喜欢聘请女孩,女孩多半也喜欢聘请男孩,所以绿衣的女孩宁愿用一个起码值几千块的头盔来聘用我三天。   我们买了两瓶红色的补血水来站在街头喝,这东西味道好,而且有益,五十块一瓶,也是她付的帐,我近来不和人抢付钱。   我说:“四年前这种补血水比现在质量好多了。”   绿衣女孩双手捧着瓶子笑笑:“四年前我还是个宁死不吃药的人呢。”   女孩道:“我是火族的魔法师,名字叫DIABLO ,我朋友都叫我大菠萝的。”   我道:“我是野蛮族的剑士,叫OHO ,朋友叫我OH 。”   大菠萝女孩吃了一惊:“你是野蛮人?别开玩笑了,我看见那些野蛮族的都高高大大,肌肉象牛一样的,而且都很丑。”   我微笑了一下,心想这女孩倒觉得我不丑,说道:“我的肌肉在需要大的时候才变大的。”   大菠萝冷笑:“说谎会掉牙齿的。”   其实我真的是野蛮族的人。   我的补血水喝了一半,有点喝不下去。   大菠萝道:“我最讨厌就是那种牛一样的男人了,一看就知道没有文化。”   我心里想到她在床上确实经不起大个子的几下折腾,但我没有说出来,我是个有文化的野蛮族剑客。   大菠萝很快转入我认为的正题,问我:“你谈过几次恋爱?”   我回答:“两次。”其实我是说谎,我连浪女在内不过一次,而且那次是不是恋爱值得怀疑,上次浪女问我谈过几次,我不好意思说没有谈过,所以说了一次谎,加上浪女的那次——浪女说起码要拉过手才算谈恋爱,我当时趁她喝醉我悄悄拉了她的手,所以浪女算是我女朋友。   所以我说我谈了两次。如果不小心拉了眼前这女孩的手,我以后可以对人说谈了三次。   我已经开始阴谋要趁她睡着拉她的手了,她还天真地蒙在鼓里,没有见过世面的小女孩。 …

一个兽人的奥德赛

转一篇有点意思的文。不了解魔兽的背景知识的人可能会看不大懂。 一个兽人的奥德赛 “就叫我阿空加瓜吧。”绿皮子的兽人这样说的时候,对面坐着一个他刚从海里捞上来的牛头人。牛头人浑身长满藤壶、贝类和海藻,看上去活象披着一件由小圆片连缀而成四处缀着缨络的盔甲,或者一头骨骼长在外头的熊,这说明他在海水里泡的时间已经不短。 湿淋淋的牛头人先是沉默不语,他的眼神折射出他并不相信阿空加瓜就是兽人的真名,这有什么关系呢。实际上,“阿空加瓜”这个名字来自已经消亡的古代汗语,“空加瓜”意思是爱说空话的傻瓜,“阿”字作为前缀增加了这个名字的亲切感。汗族是一个古老的民族,因为爱出汗而得名,为了这个他们不得不时常喝下大量的自来水,因此欠下了上海自来水公司巨额的水费,后来上海自来水公司派人切断了供水,汗族和它的文明就此渐渐消失了……这样厚颜无耻地吹嘘一个远古种族的伤心史似乎没有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