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感到时空太广大了,于是哭了。”

大牙赶紧殷勤地解释道:“这首诗的意思是:向前看,看不到在遥远过去曾经在这颗行星上生活过的虫虫;向后看,看不到未来将要在这行星上生活的虫虫;于是感到时空太广大了,于是哭了。” — 引自刘慈欣《诗云》 很久以前在《科幻世界》上看过某位作者借时间旅行者之口说过这样一句话:“不管从科学上还是艺术上,二十一世纪初都是人类文明的荒漠。”技术和艺术真的是互相矛盾的么?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人类的技术放到千年之前肯定会被认为是神迹,然而今天的艺术和古代相比又如何?古有画中人,今有正龙虎。古有七步诗,今有梨花体。古有秦淮画舫,今有超级女生。古人在粗陋的物质条件下创造的艺术成就,如今似乎成了无法企及的高峰。这究竟是因为技术和艺术本质上的相互矛盾还是因为我们的技术仍然不够发达,细细想来似乎是前者更有可能。 作为一种独特的艺术形式,诗歌唯有读原文方能体会其中风韵,再好的诗,一翻成别种文字后也会变得索然无味。语言不同已是如此,如果种族也不同又会怎么样?想象一下一匹猛犸象或者一只恐龙爪捧《登幽州台歌》试图理解其中含义的画面吧,看看刘慈欣在他的小说《诗云》中又是如何写的。为了理解这篇短篇小说中的时代背景,建议读一读文末大刘的另一篇小说《吞食帝国》。 以下题外: 重新读大刘的作品,是这两个月来看穿越小说看到头昏脑胀之后。而这些一个比一个大部头的穿越小说,除了打发下坐公车的无聊时间之外,并没有给我留下什么印象。毕竟是互联网时代的产物,这些穿越小说的普遍特点除了YY之外就是缺乏内涵+结构臃肿,无一不带着互联网浮躁的烙印。《新宋》似乎是个例外,然《新宋》毕竟只有一个。 从今天开始重新读真正的小说作品,但是还是选择了最喜欢的科幻来下口。一天之内从《地球大炮》到《春日泽•云梦山•仲昆》到《饿塔》,再到《诗云》,这些小说虽然属于小品式的科幻,但其中闪光的思想发人深省促人思考,沉重处看得人默默无语,幽默处每每使人发笑。最后忍不住再次感叹一下,大刘绝对是当代中国最好的科幻小说作家,没有之一。 延伸阅读: 网友对诗云的一篇简介:将中国古诗词写进科幻的小说 刘慈欣 电子诗人 球状闪电 三体 三体2

《真名实姓》读完了

虽然嫌短了点,但是不得不说,费诺文奇果然对得起大师这个称号。 找这部小说的时候颇费了点力气,相比他的另两部作品《天渊》和《深渊上的火》来说,这篇似乎在网上人气不高。但没关系,费诺两个字简直就是文奇的保证啊。

[更新txt版]三体2黑暗森林PDF版+TXT

给身处国外无法买到实体书的同学们 黑暗森林pdf版(目前只有pdf版)下载链接 (220M, MU下载, 国内需要代理打开) Part1: http://www.megaupload.com/?d=PUUEWA0T Part2: http://www.megaupload.com/?d=4S06LXO9 Part3: http://www.megaupload.com/?d=8T6PNKT2 更新: 三体2黑暗森林TXT版本下载(utf_8编码) 如果您能买到大刘的实体书,请支持下国产科幻,谢谢。

拖沓的分析

转贴自未名 发信人: youxiang (Vita Est Decorus), 信区: Psychology 标 题: 拖沓 Procrastination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Nov 27 16:25:43 2006) 因为没有看到什么有关Procrastination的文章,所以改译了一篇挺有帮助的文章。 原文地址:http://sas.calpoly.edu/asc/ssl/procrastination.html Procrastination 的定义 Procrastination is a complex psychological behavior that affects everyone to some degree or another. With some it can be a minor problem; with others it is a source of considerable stress …

ma的

今天看刘慈欣的《三体》,pdf文件中给我来了这么一段: 妈的 被阉割的中国网络

电子诗人

*********************************** 作品第 28610号 *********************************** 哈,废墟是如此的烦死人 唉,我多想水晶般晶莹地打盹 到处都是苔藓,到处都是理性 到处都是八角形的上弦月和固态的初春 咦,夏令菅是如此的波翻浪滚! 唉,我多想酸性地弹琴 到处都是数学,到处都是整数 到处都是曲线形的维纳斯和偏离重心的冰 节选自大刘博客:电子诗人 如果《球状闪电》不能让你喜欢上他,那试试这些电子诗吧

[佳文共赏]我向你们的良知呼唤:何新在北大的演讲

新来者注: 美国有位著名作家,叫保罗。肯尼迪的,在他的名著《大国的兴衰》有段话,大意是开着瑞典开的汽车(VOLVO),身穿中国造的衣服,这样的生活很舒服。 在西方人的眼里,中国似乎就是应该给他们提供廉价质优日用品的国度。有些朋友注意到了这一现实,就认为自己不行。 还说,“自己不行就是不行,我决不认为这是自卑”。 既然认定了自己不行,你又怎么可能行呢? 日常生活的心理学早就告诉我们:认定了自己不行,行(POTENTIALLY)也不行(ACTUALLY)。最后可能就真不行了。 一个人生活里有了点挫折,认为自己很失败,就开始喝点酒解闷,渐渐发展为酗酒,他也真正地成了一个失败者。 对一个民族来说,也是一样的道理。面对落后,只知道埋怨,发牢骚,骂娘,羡慕别人家的好,以为只要把他家的制度一搬过来,就万事大吉。这样的想法和做法就象酗酒一样可以让我们民族永世不得翻身:永远做给他国提供廉价衣服的小裁缝吧! 这难倒不是那些伟大的民主国家求之不得不得的事情吗? 何新十几年前在北大有过一次演讲,你可以不同意他的观点,但对里面提供的很多素材,不妨做一下思考。   说明:1990年6月,应北京大学党委及学生工作部邀请, 何新对1990年应届毕业生做了一次毕业前演讲。当时学生仍处在较严重的对立情绪中。何新事后说,那次演讲是他生平所经历最惊心动魄,也最艰难的场面之一。        一、开场白    (何新入场登讲台。满场哄闹。有人故意敲椅子,有嘲骂声,大声嘘和吹口哨)    看来大家很不欢迎我。    (学生笑,起哄。有人喊:“那你还来?”)    我没上过大学,可是跟北大好像还真有点缘分,认1985年以来,每年总有机会来此讲一次。    (学生哄笑,嘘。口哨。有人喊:“话筒靠近点,后面听不见”)    (靠近话筒)上一次来,我记得是去年四月份,在那个电教报告厅。从那次到现在,过了一年多。这一 年当中,北大、中国、世界都发生了很多事情。今天重来此地,感慨良多。什么感慨呢?我知道,我此 时到此地来,不合时宜……(有学生喊:“对!”“你还有自知之明!”鼓掌,笑声、嘘声)但我今天既然来,就是准备上这个炉子烤。正如《三国演义》里说的……    (嘘声。有人喊:“你想舌战群儒吗?——“他是来单刀赴会!”)    我来之前,曾经有朋友劝我……    (有学生大声喊:“我们也劝你别来!”笑声,哄闹,鼓倒掌)    劝我的人说,你现在到北大干嘛去呀!“六·四”那天刚出了事情。老实讲,临来前,我也忧心忡仲。 现在坐在这看着大家。……我心情很沉重。    (学生哄,笑,喊:“你沉重什么呀?”)    说句实在话,我来是想跟你们交流一下想法,刚才那位老师说,请我来是给你们作思想教育……    (学生大哗,笑声,嘘声,鼓倒掌)    你们笑,我也觉得可笑,我这个人自己受的教育还不完备,大学都没读完,我哪有资格教育你们呢?我 来,就是想和大家说说心里话……    (有学生喊:“说吧!”有学生喊:“有屁快放!”“看你还能说什么?”……)    我刚才进来时听到有人骂我。骂,对我可不新鲜,我这个人挨骂是挨惯了。现在我的这个骂名呀,似乎 传遍了全世界。我今天给你们带来了一点材料……    (学生大笑,鼓掌)    (举起材料给大家看)这是《纽约时报》。这么大一张照片,世界性的报纸,题目是“A Defender of Deng Tells Why He Is”(一个邓的卫道士陈述他为什么这么做)。   (学生笑,哄闹声)    这是《基督教科学箴言报》,也这么大的照片。题目“一个保守主义者如是说。”(学生大笑,叫好, 鼓掌)    (也笑)我就知道你们会喝倒彩。我还带来一些信(举信),你们想骂人,骂得可能不痛快。听听这些 信,也许正是你们想骂的。先读一封匿名信:“何新,你是中国民主精神的叛徒,你是中国知识界的败 类!因此,中国知识分子审判团,对你从精神到肉体宣判死刑。”    (全场哄笑,大声鼓掌,喝彩)    别急,还没念完呢:“我们要绞死你、砸烂你的狗头!让你下油锅。你做好准备吧!”署名“中国知识 分子锄奸团”,1989年8月1日。这是典型的文革语言。    (大声哄笑、鼓掌)  …

无题一首

无题一首   06.3.12 瑟瑟冬日,旧雪如昨。 人阑姗,意萧索。  却将闲愁向何处? 铅云下,漠漠旷野。 黯黯青山,残阳似血。 鸟踪绝,林零落。  繁华过后落寞处, 独倚窗边,竟成孤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