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8日, 赶个晚场看奥运

奥运开幕式是北京时间晚上八点, 德国时间下午两点, 也就是大约十二个小时以后. 奥运点火的那个时刻, 我应该正握着登机牌在法兰克福机场候机大厅等着呢. 看看天气预报, 我要赶路的这三个地方今明两天不是雷就是雨阿. 正在维尔兹堡(Würzburg)写这篇日志的时候, 雨点已经开始落了.  首都人民雨中赏奥运而已, 我可是要在雷雨中降落啊. 机长, 不行咱们就近儿到长春降落好不? 我好快点回家吃西瓜阿 :P

4月19日柏林记录 (多图)

这次我们柏林行动的主题是反对ZD, 反对媒体不实报道,支持北京奥运。 本来预计会有800人左右参加,但游行当天来了3000人左右。同学们全德各地赶向柏林。从鲁尔区到弗莱堡,从慕尼黑到德雷斯顿,这次事件将全德华人前所未有地团结在一起。

我的活动示意图

今天在google卫星地图上搜索了一下我的宿舍,分辨率还不错的: 我在家基本就生活在这三角区内 上课活动范围:半个市区 帝宾根在德国的位置: 城市照片见pixnet相簿

有关于Fasching (德国嘉年华)

游玩回来,照片发到了flickr 关于这个节日,我找了一点老资料: 德国的狂欢节 狂欢节(Karneval,在德国南部和奥地利叫Fasching)持续若干天,每年举办的日子都不一样,是根据基督教的一定规律推移的。也有的德国人说,是根据德国暑假每年的早晚推移的。 2000年狂欢节的主要日子是三月的第一个星期一。德国并不是到处都庆祝狂欢节,最热闹的是杜塞尔多夫,科隆和美茵茨这三个城市。每逢狂欢节放假的也只有这几个州。有的地方如慕尼黑也稍有庆祝,北部有的地方则根本就不庆祝。 科隆,杜塞尔多夫一带有许多狂欢节协会.那一带大大小小的城市每年都要选出一名王子。实际上王子是花钱买的,谁钱出得多,就是谁。比如要在波恩做王子要出5万马克,而要在科隆做王子则要拿出25万马克.据说这个位置还争得很厉害呢。 狂欢节先是从所谓女人狂欢夜(Weiberfastnacht)开始(星期四)。在那天,你要是戴着名牌领带,可就不要上街了。德国姑娘们入夜后便成群结队地拿着剪刀在街上转,推推挤挤中就把男人的领带给剪了。那天科隆一带的机场到处都挂着剪断的领带。但也有不少男人故意买一些破的甚至纸做的领带上街去领一领与芳龄少女调情的滋味。 星期六,一些小镇便开始游行.星期天游行队伍集中到中等城市如波恩上街。到了狂欢节的主要日子–玫瑰星期一(Rosenmontag)再集中到科隆,杜塞尔多夫和美茵茨这几个大中心.这几个大中心的游行队伍要行走四小时左右,热闹得不得了。几百万的观众高呼Kamelle(给我糖)!Hellau!Ahoi!等,争抢游行队伍抛来的巧克力等,在乐队,舞蹈,马队等等等等长长的队列后面,排在最后的是等待收拾残局的垃圾清扫车。

Tour France in Karlsruhe

为手续跑了一天,计3个市政厅,3个银行,1个警察局,宿舍与市区间往返3次。 中间有小雨零星,间或冷风刺骨,让人难以想像就在上周还是三十几度的大热天。已经有德国人开始感叹秋天来了。 比赛车队接近市区,主路停止一切其他交通。街面上首次人山人海,让我想起故乡的元宵灯节。 身高缺陷让我找不到一个可以落脚欣赏比赛的地方,甚至红绿灯上面都爬着人。 在我还举着相机找角度的时候,耳边飕飕的风声飞过,车队已经通过。第一次见识到赛车的速度,想来火车也不过如此。 比赛看完,悻悻的回宿舍就着苏格兰风笛嚼意大利面。 拍不到车,还好还有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