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

Winnenden枪击案现场离我这很远,虽然都是斯图加特附近的小镇,但是一个在南一个在北,我也是从新闻里才知道消息的。 小城图宾根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和无聊,论坛上讨论得却很热烈。凶手跑路还没挂的时候,论坛上有人建议大家前后各贴个煎锅,脑袋上最好再扣个煮锅在出门。不过今天就算出门也是看那群拿工资的藏独在跳来跳去,最好还是老老实实宅在家里吧。 德国南部的治安一直不错,没想到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乱子。总感觉西方人的心理问题似乎很严重,因为到处都是心理医生抗抑郁治疗什么的。 其实我看都是惯的,衣食无忧没有奋斗的目标就难免觉得人生似乎缺少一点动力。结果就是大人去市政厅打狮子狗旗来满足下自己的道德优越感,小孩抽抽烟玩玩枪来确认自己的存在意义。

又快到圣诞了

宿舍在老城区还是有不少好处滴,比如脚下就是圣诞市场,图宾根这个小地方一年难得热闹几次哇,千万不能错过。 点击图片放大

[文摘]打油诗: 德意志之行

转贴自德国热线 诸君不妨一笑。 曾经年少稚气浓,家乡万事难苟同。 人言海外有乐土,日耳曼人居其中。 民主自由并富裕,一切种族待遇同。 生活舒适环境美,青山绿水百花红。 心中向往难按捺,留学深造兴趣浓。 辞去工作递申请,借钱凑西又挪东。 一朝飞机腾空起,穿云破雾落欧盟。 东张张来西望望,满街黄毛走匆匆。 忽有闲人来搭讪,问我是否日本公。 我答东土大唐来,其人口气便不同。 风尘仆仆求住宿,房东不纳黄面孔。 上罢户口延签证,看看德国怎办公。

美国大选,德国大学生支持谁?

德国版的开心网,德国学生中最流行的校友录网站studivz.de近日的调查结果显示,对这次米国大选,德国青年人的倾向严重一边倒,九成以上的德国大学生支持奥马儿。 让我惊讶的不是德国人的偏心,而是他们对这次选举的热心。我住的学生宿舍关于大选的演讲和Party已经搞了三个晚上了,不是听说德国年轻人不关心政治么?这都关心到大洋对面去了。 米国的这场大戏,本质上一百多年来没什么变化。台上的木偶定时换换,背后的老板从来不变。善良的米国人民每四年花上几亿美元乐和一下,全世界跟着看看热闹,挺好。 鉴于米国目前的经济形势,用西西河论坛网友的一句话来说奥马儿就是 甭管丫是不是忽悠,都只能靠丫了。

4月19日柏林记录 (多图)

这次我们柏林行动的主题是反对ZD, 反对媒体不实报道,支持北京奥运。 本来预计会有800人左右参加,但游行当天来了3000人左右。同学们全德各地赶向柏林。从鲁尔区到弗莱堡,从慕尼黑到德雷斯顿,这次事件将全德华人前所未有地团结在一起。

Tübingen, Tuebingen, 帝宾根,蒂宾根,图宾根……

校刊报道: Tuebingen大学汉学系讨论课人满为患 有图为证 汉学系的注册人数已从01/02年度的 94人 大幅增长到去年202人 看来以后在路上讲中文不能再那么肆无忌惮了 的国人学习中文的3个主要原因: 对中国历史文化的兴趣 对中国政治的兴趣 对中国经济的兴趣 另:听说外办收到的下学期入学申请达到了创纪录的27000…… 怎么大家都开始跟这个小村子过不去了

有关于Fasching (德国嘉年华)

游玩回来,照片发到了flickr 关于这个节日,我找了一点老资料: 德国的狂欢节 狂欢节(Karneval,在德国南部和奥地利叫Fasching)持续若干天,每年举办的日子都不一样,是根据基督教的一定规律推移的。也有的德国人说,是根据德国暑假每年的早晚推移的。 2000年狂欢节的主要日子是三月的第一个星期一。德国并不是到处都庆祝狂欢节,最热闹的是杜塞尔多夫,科隆和美茵茨这三个城市。每逢狂欢节放假的也只有这几个州。有的地方如慕尼黑也稍有庆祝,北部有的地方则根本就不庆祝。 科隆,杜塞尔多夫一带有许多狂欢节协会.那一带大大小小的城市每年都要选出一名王子。实际上王子是花钱买的,谁钱出得多,就是谁。比如要在波恩做王子要出5万马克,而要在科隆做王子则要拿出25万马克.据说这个位置还争得很厉害呢。 狂欢节先是从所谓女人狂欢夜(Weiberfastnacht)开始(星期四)。在那天,你要是戴着名牌领带,可就不要上街了。德国姑娘们入夜后便成群结队地拿着剪刀在街上转,推推挤挤中就把男人的领带给剪了。那天科隆一带的机场到处都挂着剪断的领带。但也有不少男人故意买一些破的甚至纸做的领带上街去领一领与芳龄少女调情的滋味。 星期六,一些小镇便开始游行.星期天游行队伍集中到中等城市如波恩上街。到了狂欢节的主要日子–玫瑰星期一(Rosenmontag)再集中到科隆,杜塞尔多夫和美茵茨这几个大中心.这几个大中心的游行队伍要行走四小时左右,热闹得不得了。几百万的观众高呼Kamelle(给我糖)!Hellau!Ahoi!等,争抢游行队伍抛来的巧克力等,在乐队,舞蹈,马队等等等等长长的队列后面,排在最后的是等待收拾残局的垃圾清扫车。

贼城海德堡?

大学城海德堡,原来也盛产小贼。 我来德国后只见过两次通缉令,罪犯居然都是海德堡作案后遛过来的。第一次是个小强盗,在那村儿抢一个小储蓄所,得20k 欧,于是被通缉。这次则是个帅哥惯犯,还是在那村儿,于学生宿舍偷得笔记本手机摄像头手表钥匙夹克鞋裙子乐器若干,据警察大叔说现在是朝俺们屯来了。于是这几天我每次上电梯前都得环顾四周,看看有没有可疑的帅哥潜伏附近。 “IP、IC、IQ卡,通通告诉我密码。” Haben Sie diesen Mann gesehen? Did you see this man?

骤雨初歇

卡市的气温已经连续两天在三十度以上打转,强烈的阳光 把每个出门的人烤得灰头土脸,缩在汽车和公车里不敢露头。坐在桌旁,仍能感觉到热浪不断穿过窗户涌过来,只好放下窗帘暂且挡一挡。邻近黄昏,太阳光被对面的楼挡住之后,我才敢拉起窗帘大开窗户和门享受一会儿穿屋而过的微风。 但这雨也是说来就来。阳光完全消失在天空中已经是接近十点,又过了二十分钟天空才完全转黑——不知为何这里纬度与北京相差无几为何却有如此大的差别。 接近十点半,在厨房找食物的我眼角余光扫到窗外一道亮光划过时,还以为是楼上露台有人拍照。但一转头的功夫,已经有豆大的雨点拍在窗上,啪啪作响,空气中立刻弥漫一阵清香的气息。闪电一道接着一道照亮云层,随即雷声隆隆,暴雨瓢泼而下。我拉开窗户,然后深呼吸,整个人立刻被带着清香的凉爽空气包围。楼下草坪上的小草在雨中飘摇,雨点掠过窗前,在黑暗中划出一道道闪亮的轨迹。对面楼窗前也开始出现人影,这场意料之外的雨给应该给每个人都带来了惊喜。接近暑假,大部分考完试的学生已经陆续离开宿舍,楼里的学生大概只剩下平时的三分之一,因此大部分的窗户都是紧紧闭着,平时热闹的宿舍楼如今已是无声无息。除了天空偶尔穿来的雷声和窗前的雨声,外面一片沉寂。

Tour France in Karlsruhe

为手续跑了一天,计3个市政厅,3个银行,1个警察局,宿舍与市区间往返3次。 中间有小雨零星,间或冷风刺骨,让人难以想像就在上周还是三十几度的大热天。已经有德国人开始感叹秋天来了。 比赛车队接近市区,主路停止一切其他交通。街面上首次人山人海,让我想起故乡的元宵灯节。 身高缺陷让我找不到一个可以落脚欣赏比赛的地方,甚至红绿灯上面都爬着人。 在我还举着相机找角度的时候,耳边飕飕的风声飞过,车队已经通过。第一次见识到赛车的速度,想来火车也不过如此。 比赛看完,悻悻的回宿舍就着苏格兰风笛嚼意大利面。 拍不到车,还好还有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