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flickr被和谐掉了?

  中华人民共和国五十九年六月十二日,就是苹果公司为全世界苹果爱好者开WWDC大会的那一天,我独在Macx社区徘徊,遇见某君前来问我道,“狮子可曾为flickr写了一点什么没有?”我说“没有”。她就正告我,“狮子还是写一点罢;flickr先前就很善待先生拍的照片。”

  这是我知道的,凡我所中意的网站,大概是因为往往有始无终之故罢,国内用户一向就甚为寥落,然而在这样的生活艰难中,毅然预定了我全部相册的就有她。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这虽然于死者毫不相干,但在生者,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倘使我能够相信真有所谓“网页快照”,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但是,现在,却只能如此而已。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六百三十万用户被封的图片,洋溢在我的周围,使我艰于呼吸视听,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修复图片,是必须在有时间之后的。而此后几个所谓政客官员的阴险的论调,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Http 404错误;以我的最多图片显示于互联网非人间,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贴图者的菲薄的祭品,奉献于逝者的灵前。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故障的路由,敢于正视被封的网站。

  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脆弱敏感到这地步。况且始终包容的和谐的flickr君,更何至于无端在国门前喋血呢?

  然而即日证明是事实了,作证的便是张张死掉的图片。还有一具,是维基百科的。而且又证明着这不但是过滤,简直是封锁,因为搜索引擎甚至屏蔽了有关的词。

  但goverment就有令,说她们是“破坏国家安全”!

  但接着就有流言,说她们是受人利用的。

  维基,已使我目不忍视了;flickr,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苟活者在阉割的网络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牛博;真的大牛,将更奋然而前行。

  呜呼,我说不出话,但以此记念flickr君。


不知道我的日志上的图片国内能否看到, 这里引用一个网上在和谐后正常引用flickr图片的方法;:

具体方法是这样的,先打开图片的页面,点上面的“All
Sizes”按钮,会得到原始大小的图片,并在下面会出现一些HTML代码,然后在“Grab the photo
URL”处复制出图片的URL地址,去掉地址中的farm1或farm2字符,得到一个以static开头的地址,这个地址就可以正常引用访问。

 

 

  能看图片的前提是,之前不要访问Flickr网站或者以farm开头的Flickr地址,因此,如果是ADSL用户,需要断线重拨一下再访问,如果是局域网用户,那需要等待10分钟,然后才能访问。

4 Responses

Leave a Reply


*